主页

UCCA特别活动 《泉》百年诞辰之际凭“杜尚密码”即可免费观展

  原标题:UCCA特别活动 《泉》百年诞辰之际,凭“杜尚密码”即可免费观展

  1917年,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1887-1968)把一个从商店买来的男用小便池命名为《泉》,匿名送到美国的独立艺术家协会的展览上,要求作为艺术品展出。本周日(2017年4月9日)是这件被誉为“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艺术作品之一”的作品一百岁生日。《泉》给大众带来了一个最直接的问题:“什么是艺术?”如果“小便池”是艺术,还有什么不是艺术?以《泉》为代表的“达达派”在西方美术发展史中具有举足轻重、承上启下的意义。他们不仅创造了一种流派,一种画风,重要的是,他们那种近于极端的批判精神摧毁了一切传统观念,从而为纷至沓来的新观念、新流派解除了精神枷锁,开拓了无限广阔的发展空间。

  为了庆祝《泉》的百年生日,UCCA与蓬皮杜中心、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泰特现代美术馆等机构共享这个对当代艺术意义非凡的全球性纪念日。这周日下午3点至4点,到UCCA的前台报到,报上“R. Mutt”,就可以领取一张“例外状态”的免费门票!

  为了庆祝《泉》的百年生日,UCCA与蓬皮杜中心、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泰特现代美术馆等机构共享这个对当代艺术意义非凡的全球性纪念日。这周日下午3点至4点,到UCCA的前台报到,报上“R. Mutt”,就可以领取一张“例外状态”的免费门票!

  《泉》(Fountain)又译为《喷泉》,是美籍法裔艺术家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于1917年创作的作品,亦为被称为“现成品”的系列作品之一。杜尚在《泉》这件作品中使用了在纽约第五大道118号的J. L. 莫特铁工坊连锁店购买的贝德福郡型(Bedfordshire)陶瓷小便器,将其命名为“喷泉”并署名“R. Mutt 1917”(R·马特,1917年作)的签名字样。杜尚本人表示“Mutt”一词源自购买小便器的商店名称“Mott”,并参考漫画《马特与杰夫》而重新命名。1917年4月,杜尚趁著独立艺术家协会计划在纽约中央大厦举办第一场艺术展览时,作为挑衅而把这件作品提交给协会。

  尽管协会当时在规章中提到艺术家只要缴交费用后,便同意任何作品于展览上展示,但是理事会最终仍拒绝《泉》的展出。

  关于《泉》的第一份出版物,是在它被独立艺术家协会的负责人拒绝参加展览后,杜尚本人参与的达达运动(Dadaism)期刊《盲人》(Blind Man)上发表的一篇评论。摄影师阿尔弗雷德·史蒂格雷兹(Alfred Stieglitz)拍下了第一张《泉》的照片。

  文章为《泉》据理力争:“Mutt先生是否亲手制作了这件喷泉并不重要。他选择了它。他选取了一件日常生活的用品,将其以新的名字和观点安置在新的环境之中。在实用性消失之后,为这件物品创造了一个新的思维。”《泉》和这篇可能是杜尚本人所作的文章,将“何为艺术,何为艺术家?”这个问题猛烈地砸向自认为知道答案的人。

  尽管1917年的原始作品不久后就遗失,截至1964年,杜尚已经接受委托制作17个不同的《泉》重制品,不过这些重制品大多并非真正的现成物,而是尝试重新仿制原始作品。后来这些重制品陆陆续续在世界各大博物馆或美术馆中展示,如费城艺术博物馆、以色列博物馆等。

  “当我发现现成品的时候,我心里想的是要否定美,对现在的新达达而言,他们拿我的现成品是要发现其中的美。我把瓶架子,小便池摔到他们脸上作为一个挑战,而现在他们为了美却赞扬起这些东西来。”

  “当我发现现成品的时候,我心里想的是要否定美,对现在的新达达而言,他们拿我的现成品是要发现其中的美。我把瓶架子,小便池摔到他们脸上作为一个挑战,而现在他们为了美却赞扬起这些东西来。”

  《泉》除了被许多历史学者、理论家和艺术工作者视为达达主义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品外,同时也是现代艺术发展中标志着重要转变的作品,其中探讨了如艺术定义等争论。艺术史学者和前卫理论家们纷纷对这件作品发表许多意见,甚至认为这件作品本身及其展出足以被认为是20世纪艺术发展的重要里程碑,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例如,2016年,UCCA展出的艺术家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的作品便致力于从生活中的现成品中发现美。

  之所以在艺术史拥有如此之巨的影响力,《泉》意在质疑人们关于何为艺术品的观念:很少会有什么东西去让人们思考艺术实际上是什么,或它是如何被表达的问题;他们只是假定了艺术要么是绘画,要么就是雕塑。所以才会很少有人会将《泉》视为一件艺术作品。“这个小便器可能是件艺术品吗?”在小便器摇身一变成为艺术品的过程当中,名字的变化原来是如此的重要。正是这个名字的变化,变得不同寻常,使得人们审视物体的角度也发生改变。不登大雅之堂的小便器,也就随之被视为格调高雅的艺术。

  ▲ 马塞尔·杜尚《侧面自画像》,1959。 根据展览海报《关于马塞尔·杜尚》制作的限量版印刷品,桅楼书店,巴黎,1959年5月5日至30日,版次:13/40。

  熟悉UCCA的观众应该都对2013年在UCCA举办的“杜尚与/或/在中国”展览印象深刻。呈现马塞尔·杜尚的经典原作和曾深受其启发的中国艺术家作品。展览以杜尚的《手提箱里的盒子》系列为核心,这一“便携美术馆”里收藏了他自己最重要作品的微型复制版,首次在北京展出;杜尚的其它复制品和印刷品创作,以及中国艺术家的相关作品则与之呼应。展览标题取自《手提箱里的盒子》作品本身的副标题—— “由马塞尔·杜尚或罗丝·瑟拉薇(杜尚的虚拟女性身份)创作和提供”,探讨杜尚对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持续影响,包括黄永砯、吴山专、王鲁炎、宋冬+尹秀珍、艾未未在内的逾15位中国艺术家作品也都有展示。

  ▲马赛尔·杜尚《手提箱里的盒子》(由马塞尔•杜尚或罗丝• 瑟拉薇提供),1936-1941/1966。红色皮革手提箱里放置一个布面纸箱,内有 68 件杜尚作品的彩色微型复制品,版次:75/300,415 x 38.5 x 9.9 cm。

  ▲《Hanging Man》,1985,艾未未将弯成杜尚剪影轮廓的衣架作为“现成物”独立呈现。

  ▲王兴伟,《灯塔》,1998,将杜尚《已经给出》中的女人体转换成了达利式的图景。

  UCCA和全球范围内的多家美术机构为纪念《泉》诞辰100周年,联手在4月9日这天举行相关活动。当年被权威拒绝的《泉》如今获得新生,不仅被艺术世界接纳,更成为国际通用的艺术语言。在4月9日这一天,你可以用暗语“R.Mutt”免费进入地球每个角落的美术馆。

  ��购买花田巷子银六°米酒我 说 所 有 的 酒,都 不 如 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