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苏联解体后俄共去了哪?96年最好的重生机会败给了1亿美金

  1996年6月,俄共领导人根纳季安德烈耶维奇久加诺夫,刚刚率领左翼人民爱国力量联盟拿下了杜马(议会下议院)选举,正意气风发地准备着苏联解体以来的第二次总统大选。

  在之前几个月的民调之中,久加诺夫以10%以上的优势遥遥领先着现任总统叶利钦,似乎以俄共为代表的左翼力量,正以不可阻挡之势在俄罗斯大地上卷土重来。

  然而,两轮选举之后,叶利钦以53%的支持率蝉联总统宝座,志在必胜的久加诺夫黯然退场。错失了1996年大选这一最好的机会之后,久加诺夫和他的俄共自此走上了下坡路,在激流澎湃的普京时代中,扮演起旁观者的角色。

  久加诺夫是一个老牌的政治家,出生于斯大林时代的他和一般官僚没什么不同。在苏联时代的最后岁月里,久加诺夫已经官居苏共中央意识形态部的副部长。在他眼中,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乃是国家走向崩溃的万恶之源,他也因此成为戈尔巴乔夫口中“改革的反对者”。

  随着挽救苏联的“八一九政变”黯然落幕,苏共和俄共很快成为被打压的对象。在久加诺夫和同僚不懈的努力下,俄罗斯宪法法院在1992年年末裁定《关于停止苏共和俄共活动》的命令部分违宪,这就为俄共在1993年2月得以重建提供了法律基础。

  在新时代的俄罗斯,统一思想,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成为新生俄共的当务之急。久加诺夫显现了他作为“党的理论家”的卓著能力,在他的率领下,俄罗斯联邦扫清了戈尔巴乔夫思想的余毒,并以在野党的身份进入国家杜马,反对叶利钦的“休克疗法”,赢得了饱受“休克疗法”之苦的俄罗斯人民的支持。

  在民意的拥戴下,久加诺夫越战越勇,提出了恢复计划经济和惩治腐败贪污的主张,最终以157席的绝对优势,成为国家杜马的第一大党。此时,摆在久加诺夫面前只剩下总统选举这一道关了。然而,新俄罗斯的既得利益者们却不会眼睁睁地看着重新掌权成为现实,一股本来散沙一片的力量此时正在团结起来,他们拥有着久加诺夫无法想象的力量。

  久加诺夫崛起的背景是叶利钦治国的无能。在“民主革命”后,叶利钦的日子并不好过,“休克疗法”加速着私有化的同时,也在严重摧毁着普通人的正常生活。从遥远的华盛顿学到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并没有带来想象中的西方援助,“芝加哥学派”弟子们带来的经济危机,成了笼罩在每一个俄罗斯人头上的乌云。

  当时的社会调查统计数据显示,78%的人对目前的生活不满,62%的人认为自己的生活要比苏联时代更糟。这些汹涌的民意正在摧垮叶利钦的身体和决心,他不再像3年前“炮打白宫”时那样气势汹汹了,疾病在摧残着这个“改革家”的每一个细胞,甚至在克林姆林宫之外,为了转嫁危机而点燃的车臣炮火已经响了整整2年。1996年年初的民调显示,叶利钦的支持率只有惨不忍睹的3%-4%。每一个俄国人都无法再忍受这样的生活,他们需要改变,哪怕是回到过去!

  此时,在叶利钦的周遭形成了两个彼此水火不容的政治集团:“主战派”总统保镖出身的科尔扎科夫和丘拜斯为首的金融集团。强硬的科尔扎科夫鼓动总统推迟大选,取缔左翼占据优势的国家杜马,并且彻底禁止的活动,叶利钦并非没有想过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一切,但他也明白,这种行为意味着对宪法的彻底否决,甚至于可能催生出一场内战。

  权衡之下,叶利钦投入了寡头们的怀抱,这个他一手催生的群体如今要来捍卫自己的利益了。对于丘拜斯、别列佐夫斯基、古辛斯基这些俄罗斯新贵来说,久加诺夫和他的上台不仅意味着一个新总统,更意味着敲响了自己葬礼上的丧钟。

  在1996年新年伊始,久加诺夫是一位显而易见的宠儿,他没有掩饰竞选总统的野心。2月,久加诺夫参加了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并以克里姆林宫未来主人的身份成为会议的焦点。

  调查显示,约有1/3的人口希望重返苏联的生活方式,并将他们对重返祖国的希望与久加诺夫的身影联系在一起。同时,俄共的竞选活动开始紧锣密鼓地备起来,他们宣布了新的国有化政策和对《别洛韦日协定》的新观点,这些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的回归。

  然而,对于新生的资本家来说,久加诺夫的每一个新观点都仿佛是他们的催命符。谈论“国有化”的次数越多,企业就越颤抖,因为他们害怕强制国有化和“大屠杀”在等待着他们。金融家们忘记了内部矛盾,最终与叶利钦联合起来并站在了一边。

  这些人不仅带来了庞大的竞选资金,更为可观的是,还有现代化的竞选手段。他们学会了西方选举的常用套路,派对、音乐会、俱乐部……这些90年代的俄罗斯人闻所未闻的事物出现在了叶利钦竞选的每一个舞台上,选举变成了狂欢。

  叶利钦的竞选团队善于给人们制造一块帷幕,上面画满了新自由主义经济学许给人们未来通过市场可以获得的一切。当然,这些都建立在足够的竞选资金基础之上。更有趣的是,这些竞选资金来自寡头们的财富,寡头们的财富又来自每一个被敲骨吸髓的国有企业。这些竞选资金超过了竞选限额的33倍之多,而在被传媒大亨古辛斯基控制的媒体帝国中,叶利钦抛头露面的次数是久加诺夫的800倍。

  感谢寡头们带来的约1亿美金的金援,团结在叶利钦周围的竞选团队为他带来了最好的竞选策略分析师团队,对当时的俄罗斯人而言,这是一个新鲜事儿。竞选团队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在灯红酒绿和虚无缥缈的承诺中,把叶利钦的支持率从谷底推向了平地。赢得大选不再是不可能的任务,这也使得叶利钦更加信心百倍。

  所有的公关手段都全方位的投入到了大选之中,在媒体的大规模广告宣传诱导性攻势中,人们被选择性地回忆起了苏联时代排在百货商场前的长队,回忆了起克格勃闯入家中带走了自己的父母亲人。唤醒恐惧成了一种惯用的技巧,比较之下,人们又相信了“目前的经济危机是暂时的”这样的华而不实的承诺。

  舆论只是叶利钦团队的工具之一,叶利钦还有更多的杀手锏,他利用自己仍然是总统的便利条件,在大选的节骨眼上,拼命兑现自己曾经的承诺和许下新的承诺。加快独联体一体化进程,同车臣签订合约,补发拖欠的养老金,增发对低收入者的拨款等一系列措施,暂时为他赢得了民心。

  由于叶利钦的成败关乎意识形态领域的左右之争和国际金融资本能否吃到俄罗斯这块大蛋糕,西方毫不掩饰地支持叶利钦竞选连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出了100亿美元的贷款援助,并将其和“民主化改革”挂钩。

  一个涵盖了国际、国内各个领域的“支持叶利钦总统联盟”,逐渐展示了资本的巨大力量,相比之下,全部竞选资金加起来都比不上叶利钦办一场晚会的久加诺夫,根本无力对抗海量的资本狂潮。金钱可以制造幻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国家点燃小女孩的第三根火柴,人们开始相信火焰中摇曳的是物质丰富的未来,而再也看不见自己全部的财富正在被燃烧殆尽。

  就这样,1996年6月16日,第一轮大选结束,叶利钦获得了35.28%的选票,而久加诺夫则拿下了32.03%,双方几乎不分伯仲,需要通过第二轮选举决出谁是真正的总统。

  这时,叶利钦的团队又出动了,这次要比金钱更加赤裸裸,他们用金钱和一个安全委员会主席的职务收买了排名第三的候选人,亚历山大列别德将军。在得到承诺之后,列别德号召投给自己的那14%的选民投给叶利钦,胜负的天平至此完全失衡。第二轮选举的结果很快证明了金钱与权力的强大力量,叶利钦以51.41%的支持率拿下了半数选票,开启了他作为总统的第二任期。

  叶利钦在寡头集团的支持下拿下了大选,而他自己也沦为资本的附庸,权钱交易证明了自己的力量。作为代价,寡头的实力得以扩大,他们的雀山小团体从幕后走向台前,意图操纵政府,成为俄罗斯这个国家的“董事会”。寡头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巅峰时期。可这些人只是聚敛财富并非创造财富,他们通过国际借贷创造一个巨大的并且毫无支撑的金融泡沫。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让这一泡沫迅速破裂,俄罗斯的资本市场连带着整个国家滑向了危机的边缘,一直到普京时代的来临。

  俄共自此之后一蹶不振,久加诺夫作为党的领袖一直工作到了今天,他显然已经不是当初敢于问鼎权力核心的那个人了,之后的大选一次比一次败得更惨。今天的俄共面临着党员老龄化和组织涣散等诸多问题,在今天的俄罗斯政坛上,更像是“装点俄罗斯多党制的工具”,成为了保存和纪念俄罗斯社会主义时代的图腾。

  人永远无法在别人的规则中赢得胜利!在新技术和资本的夹击下,看似强势的左翼力量最终还是走向失败。坊间流传着久加诺夫选票被偷换的小道消息,也有人说是久加诺夫和叶利钦达成了妥协。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如果连规则都是别人制定的话,又怎么指望可以跳出选举的圈套成为胜利者呢?一场先天畸形的选举,无论如何,得到的都会是一个“不诚实”的结果。

  【美】威廉霍夫曼:《寡头》,上海译文出版社2018年版。

  Зюганов Г. А. Россия, родина, народ — предвыборная платформа кандидата на должность президента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Геннадия Андреевича Зюганова,1996.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我们会每天为大家奉上精彩的历史文章,恳请各位读者朋友关注我们的账号!您的点赞、转发、评论,这是对我们最好的支持!